当前位置: UU小说耽美小说与鬼为妻TXT下载与鬼为妻最新章节

293第292章

作者:鬼策     与鬼为妻txt下载     与鬼为妻全文阅读
    【结局】

    这些女人全都被人控制了,变成了傀儡。

    她们的身体已经死了,却在驭逛的作用下,能继续在阳世走动,但是身体却渐渐腐烂,而她们吞食了一些鬼魂之后,本身的力量得到了大大的增强,现在,她们就是听从了命令,过来阻止魏时破坏阵眼。

    看来,董家的“祖婆”也是图穷匕见。

    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从四面八方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一下子人数就增加到了四五十个,董家的“祖婆”怕是把手里那些中了驭逛的人全都赶过来了罢。

    魏时一手铜钱剑,一手黄符纸正要冲上去迎敌,却被魏昕拉住,魏昕说了一句“我来”就站到了魏时前面,魏时想了一下,也就算了,毕竟等下子破阵还需要他出大力气,要是现在就把力气用光了,后面顾不过来了那就因小失大了。

    当然,他虽然不动了,却也没有把目光移开,一旦发现魏昕有不敌的迹象,他就会立刻行动起来。

    从魏昕身上漫出了一层灰黑色的雾气,雾气快速的散开,不一会儿就把整个荒地笼罩其间,那些直直地往魏时走过来的傀儡立刻失去了目标,茫然地在雾气中走来走去,而时不时的,可以听到一些古怪的声音,就好像动物世界里演的狮子撕开猎物时一样,血肉的崩裂、骨头的喀嚓、鬼魂的尖啸,在雾气中频频响起,魏时听得后背发麻,这声音听起去比身边有头猛兽在猎食还要惊悚。

    过了好一会儿,魏时捏着自己的手,在原地极小的范围走来走去。

    他实在有点紧张。

    虽然对魏昕很有信心,但是那毕竟是四五十个傀儡,而且还是中了驭逛,本身实力也不弱的傀儡,一拥而上,他也没把握应付得了,想到这,他更用力的抓紧手上的铜钱剑,决定再等五分钟,要是魏昕还不回来,他就要行动了。

    就在这时,荒地上的雾气突然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终于把整个荒地重新暴露在了眼前,而魏昕就站在他不远处,衣服上全都是污血,连脸上都沾了好几点,而魏时看向荒地的时候,倒吸了一口气,遍地都是残肢断臂、内脏碎骨,污血横流,把整个荒地都浸得湿了一层土,暗红发黑的颜色,浓烈腥臭的味道,简直让人窒息。

    魏时怕魏昕受了伤,走过去打算看一下。

    还没等他靠近,魏昕就猛地又往后退了好几步,魏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往前走了一步,魏昕随之后退了两步。这是做什么?因为魏昕的反应,魏时更觉得他肯定是受伤了怕他担心所以才避开他不让他接近,魏时板着脸,冷冷地说,“站那,别动。”

    魏昕听了,好似有点摇摆不定,当看到魏时又打算走过来的时候,抬起脚忍不住又往后退,魏时警告地看着他,魏昕僵在那儿,不敢动了,魏时哼了一声,走过去,拉着魏昕的手臂,让他转了一圈,问他,“没受伤?”

    魏昕摇了摇头。

    魏时就不明白了,“没受伤,你躲什么?”

    魏昕看了一眼脏污的衣服,“太脏,太臭。”

    魏时一脸无语,“卧槽,我都不嫌你嫌什么。”

    魏昕看了魏时一眼。

    魏时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其实刚才魏昕一说他就明白了,魏昕是怕他嫌弃身上的腥臭。

    不过,他是那种人吗?

    哎,这孩子真是想太多想的自个儿在那里纠结了。

    捣乱者已经被收拾干净了,不过,现场的惨状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就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魏时不得不打了电话给自己的师兄方志,把事情告诉他报个备以防万一。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魏时还是全身戒备着,但是一直到约定好的时间,周围再也没有任何的异动,想想也是,董家的“祖婆”最得力的手下马家和钟家已经倒戈相向,除了他们,“祖婆”大概也没什么强大的下人了,就是帮她守墓的那个家族,过了几百年,也早就衰落了,上次魏时去的时候,那个村子就剩下了一些老弱病残,就是这些老弱病残也不到二十个人。

    魏家的先祖筹谋策划了几百年,才等到这一天。

    魏时所要做的,是整个计划中最简单的一部分,因为要他做的事已经被魏家的老辈子们一一安排好了,连破阵的步骤都经过了再三的推演,确保万无一失,要是这都出错,那是魏时太无能,也是天要亡魏家。

    魏时看了一下天色,虽然没有出太阳,但是此时应该是正午时分,天地间阳气最足的时候,用来破除这种煞阵是最好的时机,魏时拿在手上的几张黄符纸,突然自动烧了起来,其他六方每一方给了他一张黄符纸,同时,他也给了那六方一方一张黄符纸,现在,信息已经传过来,另外六方已经准备就绪。

    魏时冲着天空笑了一下。

    开始了。

    他拿出了一张空白的黄符纸,咬破了自己的舌头,用手指沾着舌尖血在黄符纸上快速的画符,符文凌乱而又充满着一种古朴的气息,魏时把这张黄符纸贴在了自己的手心,然后,又拿出一张空白的黄符纸画了一张同样的符,贴在了魏昕的后背。

    然后,他主动伸出手去,抓住魏昕的手,跟他说,“走了,出发。”

    虽然话说的雄纠纠气昂昂,但是实际上他只往前走了五步。

    他跟魏昕进了那七块石头围成的圆圈中。

    一进去,天立刻就黑了,浓云压城,寒风四起,好似到了隆冬时节,天空飘起了黑色的细雪,落在地上,铺着薄薄的一层,雪随即融化成了黑色的雪水,干燥的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潮湿、松软,接着是泥泞,雪继续下着,不停地下着,泥泞就变成了一个个小小的泥坑,泥坑虽然或大或小却总是在变大,而又有无数的小泥坑不断的产生并且并和到了其他更大的泥坑里,好似没有边际的这一片空地,变成了一个泥潭。

    腐臭的深不见底的泥潭。

    就在你脚边,就在你脚下,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你落脚,无论往哪个方向提起脚,落下的地方都是泥潭,而你踩在地上那只脚也慢慢地陷下去,污臭的烂泥没过脚背,淹没小腿。

    烂泥一寸一寸的吞吃着你的身体。

    魏时一头冷汗,他没想到进来遇到的是这种情况,他本来以为会迎面扑过来几十上百具活尸或者鬼魂,然后跟它们拼死拼活的打一场,伤痕累累之后高唱胜利的凯歌……卧槽,节奏完全不对啊,魏时想把陷进烂泥里的脚抬起来,但是本来抬起的那只脚也压根就没有落脚的地方,前后左右全都是烂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烂泥吞没自己。

    随身带进来的那些法器符箓,根本就用不上。

    魏时把身上的厚外套脱了铺在烂泥上,然后小心地平躺上去,他记得好像是听说过一个说法,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要尽量扩大身体跟泥面的受力面积,这样能有效拖延被淹没的时间。

    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

    躺下了之后,确实沉没的速度好似下降了一点,但是天上不停飘落的黑色细雪,落在身上,湿透了衣服,冷得直发抖,而在刻骨的寒冷中,魏时还觉得有点痛,他以为是身体被冻伤了,但是当他低下头一看,□在外面的手背,出现了一块一块的芝麻大的黑斑,黑斑又痛又痒,魏时忍不住伸出手想去挠一把,这时,他看到几片黑色雪花落在了手背上,眨眼间,雪花不见了,原处多出了几块黑斑。

    董家的巫蛊咒术再配合“五行七煞阵”实在太厉害了。

    但是,再怎么厉害,也不能让魏时坐以待毙,他咬着牙脑子急速的转了起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无论什么法术都是有解的,不过是难易不一而已,一般巫蛊之术都是下在活物身上的,只要想出对付那个活物的针对性办法就能解开巫蛊之术,而现在这情况,显然是利用一个大环境咒杀里面的活物。

    魏时要做的,就是把藏在这个大环境里的巫蛊之术的承载物找出来,毁掉,那他就安全了,但是,魏时抬起手环顾四周,天地好像无边无际,虽然狼上魏时知道,“祖婆”不可能真的布下这么大的阵法,但是感觉上,魏时还是有点绝望。

    就算没这么大,要找个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管了,先开找吧,魏时也懒得去想容不容易这个事,直接找了起来,他两只手在周围的烂泥里摸索,冰冷的烂泥冻得他骨头作痛,他皱起眉,五指张开,继续在烂泥里面抓着,烂泥从他指缝里挤出去,发出古怪的噗呲声。

    魏时小心翼翼地把周围的烂泥摸了个遍。

    运气并不是太好,因为除了烂泥他什么都没摸到,唯一让他高兴点的消息是他手上那些又痛又痒的黑色斑点在手被冰冷的烂泥冻得毫无知觉之后,那种又痛又痒钻入心底的感觉,不见了。

    魏时还没高兴多久,就发觉自己的脸、脖子还有身上各处也慢慢传来了痛痒的感觉,那种痛痒就好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他身上爬,在他内脏里爬,在他骨头上爬,边爬边撕咬着他的血肉骨头。

    魏时脸色发青。

    是冻的,也是痛的。

    魏时歇了一会儿气,觉得身上又有了一点力气之后,就用极细微的动作慢慢地挪动着身体,同时,手在烂泥里继续寻找着那个承载物。

    也不知道找了多久,魏时已经忘了时间,脑子里空空的,只记得伸出手在烂泥里面摸索着。突然,前方响起了一个古怪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炸裂开了一样,魏时抬起头,尽力睁大眼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看不清,魏时眼睫毛上也沾了一些泥水,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低下头想用身上的衣服擦一下,却发现身上也没有什么地方还是干净的,找了一下,总算找到了一个还算干净的衣角,用两根指头捻着那点布料,眼睛凑上去,轻轻蹭了蹭,视线顿时清晰了不少。

    魏时继续往那个方向看。

    一道灰黑色的影子浮在半空,黑色的雪花呼啸着向他卷去,好像要把他卷到天上一样,而那个灰黑色的影子在风雪之中屹然不动,忽然,灰黑色的影子像是感觉到了魏时的视线一样,往魏时所在的方向看过来,当发现魏时的时候,它立刻就往魏时扑了过来。

    风夹着雪挡在他前面,他轻盈地就像是一颗尘埃,穿过风雪,在下一个瞬间来到了魏时面前,一身狼狈的魏时冲着那个灰黑色的影子露出一个笑容,脏污的脸上只有雪白的牙齿特别晃眼,魏时说,“等你半天了。”

    魏昕并没有把他从烂泥里拉起来,而是往下一扑,抱住了他,然后身体一个翻转,变成了魏时在上,他在下的姿势,魏时有点不好意思的动了一下,“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魏时对于魏昕这种做法倒也没有什么异议,说白了就是,他是一个活着的有点本事的人,跟魏昕这种非人非鬼非尸的强悍存在不能比,所以,丢脸什么的,完全不再考虑中。

    也许是因为现在的形态有点问题,魏昕说话的声音飘飘忽忽的,好像从很远处传来又好像是低不可闻的耳边私语,“身体陷进泥里了,出不来,为了找你,只能魂魄出来了。”

    魏时“哦”了一声,没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而是急切的把自己的发现跟魏昕说了。

    “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承载物,不然的话,可能就出不去了。”魏时把自己的手背给魏昕看了一下。

    手背上的黑色斑点让魏昕的眼睛一沉,灰黑色的影子瞬间又凝实了不少。

    魏时躺在魏昕身上,魏昕的身体化成了稀薄的灰黑色雾气,弥漫了附近的一大片范围,魏时为了不浪费劳力,坚决要求自己也要出工出力,能多一只手就能快一分,魏昕开始还反对,他想让魏时休息一会儿,但是后来抵不过魏时的强烈要求还有愤怒恼火的眼神,退让了,不过他还是坚持让魏时躺在他身上。

    其实,也不能说是身体了吧,魏时看着身上那稀薄的可以直接透过去看到烂泥的灰黑色雾气。

    不然的话,脑子只要一想着现在是躺在魏昕身上,再发散一下,把现在这个雾气的身体换成平时那具冰冷而又僵硬的身体,就会觉得各种不对,魏时甩了甩头,我擦,这种情况下还能胡思乱想,难道说人类需要联想,世界需要想象。

    魏时的手在烂泥中摸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沙漏中的沙子已经掉了大半。

    时间快要来不及了。

    魏时有点急了,不过他的动作却并没有慌乱,还是那么有条不紊。

    慌乱不能给你任何帮助,只能把你拖入更深的混乱,最终,你得到的可能就是失败。

    而魏时不能忍受失败,尤其是魏家等了三百多年才等到了这么一个机会。

    魏时摸着摸着,突然手碰到了一个硬块,他立刻抓住了那个硬块,甩掉沾在上面的泥水,又用脏污的衣服随便擦了两下,这是一个巴掌大的木雕,雕刻的是一个老年妇女,赤|裸着上半身,干瘪的乳|房垂下来,下面就穿着一条宽脚裤,赤着双腿。

    魏时激动地眼睛发红,就是这东西,他找到了,魏时喊了魏昕一声,四散开来的灰黑色雾气立刻凝聚到一起,形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魏时迫不及待地跟魏昕说,“一下就好。”

    他咬破了舌尖,喷了一口血在那个木雕上,然后用指尖沾着那些血快速的画起了符,直到把木雕的后背以及脸部全部画满,木雕动了起来,拼命地想从魏时的手里挣出去,魏时用力的抓紧,鲜血化成的符咒发出一阵白光,啪擦一声,木雕成了一地碎片。

    木雕被毁的瞬间,整个天地的风狂暴刮了起来,黑色的雪花也变成了黑色的冰雹,铺天盖地的砸下来,魏时吓了一跳,这地方连个遮掩的地方都没有,只能硬生生挨砸。

    魏时闭上眼,等着身上传来剧痛,但是等了一下一直没等到,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头顶上弥漫着一层厚实的灰黑色雾气,把冰雹都挡在外面,只有一些细碎的冰渣落在了他身上。

    魏时喉咙噎了一下。

    暴风冰雹似乎是最后的狂欢,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就停下来了。

    天空传来一阵细细的呜咽声,像是有什么人在那里哀哀地哭泣。

    丝丝入耳。

    魏时却没注意这些,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头顶的那团灰黑色浓雾上,在刚才暴风冰雹的攻击下,本来浓的已经快能凝聚成液状的雾气变得稀薄了许多,魏时担心的看着那团雾气,等到那团雾气又变回了人影的样子,他迫不及待的问,“阿昕,怎么样?”

    魏昕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没事。”

    魏时当然不会觉得他没事,但是,现在也不是追究有没有事的时候,阵眼已破,一切都等出去再说。

    魏昕带着魏时到了自己身体所在的魏时,把一些冰雹聚拢过来,让魏时坐在上面,同时,一头扎进了烂泥里面,下面立刻传来了咕咚咕咚的声音,烂泥被搅动,一个全身被泥裹住的人从烂泥中跳出来,魏时看着魏昕那造型,再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笑出了声。

    也许是因为他们终于熬了过去。

    空间崩塌,两个人眼前的一切慢慢地变了样子,荒地回来了,杂草回来了,断壁残垣回来了,暗沉的天空也回来了,就在魏时耐不住松口气的时候,一个尖啸在耳朵边响起,他后背一麻,转头一看,卧槽,一个鸡皮鹤发,老的已经不成样子的老太婆面目狰狞的站在他身后,手上的指甲黑乎乎的,又尖又长,她看到魏时,疯狂的扑过来,指甲几乎就要擦到了魏时的脸。

    但是,也只是几乎!

    魏时留在外面的那三个阵法终于还是没有白费,那个老太婆被阵法拦住了,她不甘心地在阵法里面左冲右突,很快就破了一个阵法,却又被第二个阵法拦了下来,这种破阵如同撕张纸的节奏实在太逆天了,眼看着这老太婆就突破了第二个阵法,已经陷在了第三个阵法里面,眼看着又要冲出来了。

    站在一边的魏昕蠢蠢欲动,魏时赶紧拦下他。

    虽然看不出来,但是魏时知道,刚才在阵眼里面,魏昕消耗过大,还受了伤,陷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再跟这么一个强悍的对手交手,那绝对讨不了好去,魏时左手拿着木蒺藜,右手拿着千年桃木剑,做了一个动作,那是用来请神附体的法术,同时,魏时嘴里也念着“天神下凡咒”。

    事情往往都是出人意表的,当魏时做好准备,严正以待,直面强敌的时候,那个凶恶到极点的老太婆仰头朝天惨叫一声,消失在了空气中,魏时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这就完了?真的完了?结束了?魏时还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也会有这种好运气,简直是从来没有过,一般都是被虐的半死不活之后才终于否极泰来,现在他还好生生的站着,离半死不活还有点距离。

    因为不放心,魏时又等了好一阵,终于确定了那个老太婆不会再出现。

    他收拾着地上零零碎碎的东西,那七块石头已经碎成了石头渣。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些四分五裂的尸体。

    魏时皱着眉开始想办法,觉得如果能点把火的话,是最好的。

    这时,魏昕开口了,“我有办法。”

    魏时看着他,“赶紧的。”

    魏昕站在原地没动,好像出了会神,过没多久,周围阴气森森,许多的小气流在周围滴溜溜的转动,那些残尸逐一消失不见,就连渗入土层的血水也清理干净。

    魏昕把附近有一些道行的鬼魂全都叫来了。

    等周围都干净了,魏时松了口气,跟魏时说,“走了,我们回去了。”

    魏昕点了点头。

    送他们到这里的车子还停在原地等着接他们回去,司机看到魏时两兄弟像看到了亲人一样,那明显等得太久终于得到解脱了的眼神,让魏时嬉笑起来。

    魏时在车上打了电话给方志,告诉他,他把问题都解决了,不用再麻烦他了。

    同时,魏时也开始打电话给师父徐老三、给魏宁、给陈阳、给肖老头,甚至是远去平龙山的酆老头,事情成功了,悬在魏家人头上的剑已经被取下来了,也许是因为心有所感的原因,魏时还真觉得自己身上松泛了不少,当然,这也许是是他的错觉,同时他也知道了,那个跑到他面前来的老太婆就是董家的“祖婆”。

    终于过去了。

    魏时回了魏庄,看见魏老爷子正跟几个魏家的老辈子商量着要把魏庄进行大范围的改建,因为魏庄以前的建筑还有门上、屋檐上那些凶兽雕像,都不适合现在了,他们得把先祖们在魏庄布置的阵法撤掉,也要把后山那个山洞里的阴河移开,活人住的地方,阴气太重总不是好事。还要把魏七爷家那儿的养尸坑偷偷处理掉,这些事里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困在魏庄三百多年的魏家的那些先祖的魂魄送去投胎。

    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提出来,事情很多,很杂,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洋溢着轻松的笑容。

    这是魏庄从来没有过的轻快。

    魏时他们累了一场,回来就睡觉去了,睡了个天昏地暗,到了第二天中午才将将醒过来。

    三个人,魏宁、魏时和陈阳凑在一起吃饭,吃完饭之后又打起了牌。

    牌桌上你来我往,说说笑笑。

    突然,魏宁问魏时,“你跟魏昕是个什么打算?”

    魏时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他馋得很,但是魏昕又不准他吸烟,所以只能做做样子,他正琢磨手里的牌该怎么出,嘴里就含糊地说,“什么什么打算?”

    魏宁把一张牌丢在桌上,“我上次看到魏昕在——”

    魏时愣了一下。

    陈阳才不管他们在说什么,喊着魏时要他莫发呆,“我早就看出来了。”

    魏时把嘴里的烟拿下来,嬉皮笑脸地说,“还能怎么样,不就那样,反正他离不开我,我也丢不开他。”

    魏宁皱着眉,“这样勉强可不行。”

    魏时摇了摇手指,“这你就错了,我还真不勉强。”

    魏昕想跟他当兄弟,那就当兄弟;想跟他当情人,那就当情人。

    他早有觉悟,也早就接受。

    他既不想魏昕伤心,也不想自己难过。

    三个人没有再说这方面的事,而是专心的打起了牌,一直到夜□临,一道影子,两道影子,三道影子突兀地出现在了房间里,各自站在正在打牌的某个人身后,魏时拿着手里的牌,抬手往后仰,问背后的人,“你说,出哪张牌?”

    那个人伸出苍白的手,指了指那张红桃K。

    魏时把红桃K打出去,赢了一局。
本章结束
阅读提示:
一定要记住UU小说的网址:http://www.uu234w.com/r19449/ 第一时间欣赏与鬼为妻最新章节! 作者:鬼策所写的《与鬼为妻》为转载作品,与鬼为妻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书友如发现与鬼为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②本小说与鬼为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小说的立场无关。
③如果您对与鬼为妻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与鬼为妻介绍:
魏宁被他妈一个电话召回了家,没想到,一回家就被他妈强迫着结婚,而他的结婚对象却是一个牌位——那是一个已经死了十三年的少年。这几天忙,请个假,周一会更新!PS:炎炎夏日,消暑良品,温馨灵异,谈鬼说爱新文~~求花求评求亲求摸求蹭各种求~~与鬼为妻已经完结,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与鬼为妻,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村与鬼为妻最新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