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小说耽美小说血蛊TXT下载血蛊最新章节

81(大结局)

作者:笨么么     血蛊txt下载     血蛊全文阅读
    就在这时王二狗突然冲了出去抱着小匣子不顾一切的跑到玉床面前扑了上去。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www.uu234.net

    玉床突地大亮碧绿色的光茫将王二狗包裹在内连人影都看不到了我们正楞神的功夫王龙也起疯了跑了过去。

    父子二人身体被碧绿光芒包裹猛的碧绿色的光芒大亮刺得我们睁不开眼睛等我们睁开眼睛的时候玉床摆放的位置己经空空如野王二狗、王龙范文程玉床通通消失得无影无踪。

    宝哥哥大骂:“早知道真该一刀杀了这对狗东西现在倒好连床都不见了。”想杀也晚了都是刚醒过来脑子正蒙呢谁还顾得上他们啊?

    一想到解开血蛊的关键就在那张玉床上如今玉床离奇失踪我的心情就一阵失落。

    我们缓缓的走向那己经没有了玉床的地带如今全部的希望就寄托在旁边的那口玉棺上了。必竟玉棺旁边站着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巫楚八公中最后的一个。

    我来到近前看着玉棺旁站立之人苍老的面孔满是摺皱连手上的皮肤都变得皱皱巴巴的了一手扶着玉棺一手捂着胸口昂着头似乎有满腔心事要向谁述说一般玉棺的一角己经被他拉开或者说是推上?

    玉棺里安静的睡着一个人一个我们在高塔映像中看到的那个年青人淮南王刘安。一直到现在紧悬在我心里的一件事才算落了地因为淮南王的样子和我绝不相同我们俩没有一丁点的相像。

    现在想起那个噩梦我不禁有些好笑起来。心中的疑惑一扫而光我用点金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扶棺老者的尸体并没有任何要尸变地反应我这才放下心轻轻推开玉棺看着里面的情况。

    “我想要的是长生不死万寿无僵要父王****起死回生。你们连这些都做不到还枉称什么己窥天道?”

    就在我打开玉棺地一刹那。脑海中出现一个画面。就由在高塔中看到地一般。淮南王刘安喝斥着眼前地巫楚八公。只不过这一次。和先前看到地情景相比。略有不同。

    “王爷。逆天改命不合天道。必遭天谴。另死者往生更是禁中之禁。您孝感动天天亦知。只不过起死回生之事。孰非人力可能为之啊。”

    “够了。我不需要借口。如果长生不老不能做到也没关系。我只希望父王能够活过来。其他地事都与我无关。三日后给我一个准确地答复。到时候。你们就不用我送客了吧?”刘安地态度强硬之极。一甩长袖走了。

    余下地八公又开始争论起来。其中地八公之一。也就是眼前这位扶棺地老者。用一块玉镜将此事记录了下来。

    长久以来八公就分成两派。正如我们在秘室中看到地一样。一派主张顺天应命。擅长卜卦人生。

    另一派则完全相反。以逆为主。追求起死回生。逆改天命。

    这两派皆然不同德居者讲究的是练气养身服食丹药顺应天理循环得道长生。另一派风信子讲地确是逆改天命一切以逆为主不求长生但求不灭起死回生。

    从这一点看出两派占据了巫楚人流传下来的两大派系一个信天道应长生一个却是改命起死回生。

    虽然巫楚八公从名义上讲出自巫楚一脉但却非正统的巫楚人巫楚人在几百年前就己经死决了留下来地巫楚后裔都是巫楚人和其他族所生的后代巫楚八公就是这样。

    他们凭着毕生所学找到了巫楚一脉隐藏秘密的最后地点楚城经过不断地探索和摸掘巫楚八公还原了很多巫楚一族所掌握的秘术甚至是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那个最后的大秘密也有所触极。

    长生不老起死回生。

    原本巫楚八公避世探索着这个奥秘安心躲在巫城研究长生之术德居者认为顺天应命也可得长生风信子认为起死为生不灭金身才最重要这两者虽然相矛盾但也相处的融洽谁知道淮南王刘安选陵选在了楚城的旁边更重要的是巫巫隐藏着最后大秘密的地点就在淮南王陵地下。

    淮南王陵修建的那一天巫楚八公没过多久就找上了刘安用了一点奇门之术留在了王府成为上宾。

    原来巫楚八公只是想让刘安放弃淮南王陵地位置在另替他选一块风水好地宝地没想到在王府待的这些日子无论八公想要什么原材甚至是稀世地天材地宝刘安都能满足他们这让八公欣喜非常要知道他们炼制不老药最需要的就是原材了。

    同想长生两者不谋而合自然合作愉快炼丹炼出豆腐也是出自这个时期。

    其实刘安一方面想得道成仙不假但另一方面他心中一直有一件撼事就是淮南厉王刘长也就是他地父亲在他年幼的时候父亲就死了长久以来刘安就曾想成仙以后****父亲以尽孝道这种想法比他想要成仙还要强烈以至于他将父亲的尸骨取出安放在楚城高塔之中目地就是想让巫楚八公将父亲起死回生。

    然而巫楚八公虽然掌握了巫楚一族很多本领奈何却解不到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最后秘密在那张玉床前开启小匣子小匣子刚刚开启一半结果冒出一股红色的气息把巫楚八公熏得昏了过去。

    等到他们醒来时骇然现小匣子竟然不翼而飞身上各多了一道花纹也就是血蛊身知巫楚一族的蛊术厉害巫楚八公大惊失色身上的血蛊一时半会要不了命但少了小匣子。就无法获得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最后大秘密八公心知不妙马上将此事通知了刘安。

    刘安亦是大怒派人四处寻找却连一丝线索也没有找到。

    小匣子丢失巫楚八公的进展也出了问题小娃子各种怪物有很多就是他们试验失误制造出来的。

    祸不单行在这时候有人告密刘安谋反。皇上降罪刘安无法只得假死求生。

    巫楚八公和刘安就躲在巫城继续研究一直到楚城有盗墓贼时而出现八公才不得己放下万斤石永封了楚城的出口。

    没有试验品。用留守在楚城的官兵作试验官兵死光了用自身作试验。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到最后只剩下一位八公和淮南王刘安。

    只不过很可惜他八公调制的药只能让他们的肉身不腐。却无法让他们长生不死起死回生。

    刘安服药这种药入口就生作用刘安顿时气绝最后这位八公无奈将刘安的尸体装进棺又服下药剂才会扶在玉棺前而死那双带着无奈的双眼看着头顶。大概是在想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那个大秘密是什么吧?

    脑中的映像缓缓淡去。只留下一声叹息……

    我晃了晃头清醒了过来。回头正看到老爸的苦笑张叔叔、宝哥哥、张静也在同一时间睁开眼睛。

    老爸说:“没想到风信子和德居者的真像居然是这个样子……看来我们以前地想法有所偏差啊。”

    张叔叔也叹了口气。说:“淮南王刘安倒也算得上是一名孝子不过起死回生……”

    我摇了摇头巫楚人追求长生不老起死回生恐怕就连巫楚的那个大长老都不敢说一定就找到了长生不老起死回生的秘密那个大秘密很有可能是大长老临死时的猜测罢了。

    只是那张玉床却消失了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最后秘密和范文程怀中抱着的那个小盒子……都消失了。

    我们身上地血蛊仍然没有办法解除啊。

    张静说:“玉床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王龙和王二狗也不会消失一定是他们用小匣子接触到了玉床才打开了某处的机关只要找到机关在哪一定可以找到他们。”

    我点了点头说:“张静说地没错那张人皮画最后面说我们是围在玉床四周死的可是玉床消失了这和人皮画上面描写的不附我想机关一定还在这附近。”

    其他人点头同意我们没有移动玉棺仍让他们保持着原来地样子将玉棺盖子拉上。

    刘安的样子长的一点都不像我我解开了心中的疑惑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多了老爸用点金指在地面上指指点点我蹲在玉床摆放的位置四处查看。

    用点金指敲进地面出梆梆的声音这里的地面应该是实地也就是说玉床不是翻进了地下。

    难道还是用一些障眼法之类的奇术使得我们看不到他们吗?可是大殿这么大玉床会被移动到哪里去?“不要靠近那些聚在一起的棺材咱们分头寻找就算眼睛看不到乱撞也要把玉床撞出来。老爸吩咐完拎着宝刀去找线索了。

    82**

    巫楚人地确神秘地和神人类似但他们还不可能做到让一件东西完全消失这不可能他们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让我们眼下看不到那张玉床罢了实际上玉床一定就在这间大殿的某个地方只不过能不能找到还是个未知数。

    现在压抑在我心头地除了血蛊还有那个神秘的范文程那个好像无处不在地范文程他……居然睡在了巫楚最后秘密的玉床上这说明了什么?这岂不是说他领悟到了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那个大秘密?

    号称破尽天下风水保大清万年江山可实际上呢?他全破了吗?亦或者是他根本就不是为破尽天下风水而只是想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用此来寻找巫楚族的大秘密?

    越想越觉得这个范文程不简单不但在四处都能看到他的踪迹而且连巫楚八公都没碰触到的大秘密也被他接触到了我想。老爸他们在范家屯看到的东西一定和巫楚一脉有关而范家屯是范文程的老家为什么把女儿的墓修建在那个地方?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老爸、张叔叔、闻叔叔、王二狗他们四人应该是同时中地血蛊可独独王二狗吃了丹药没事而且从那丹药的样式来看和宝哥哥吃下的那颗无疑还有玉床上范文程紧抱着的小盒子。不正是装那红色丹药的吗?

    大殿中己经不存在任何的阵势我无意中的误打误撞没想到破得这么彻底不过这让我们少了很多危险我们分头在大殿中寻找希望能看到玉床的踪迹。

    大殿内静极了。那些聚在一起的棺木整齐安静地摆放在殿中一角余下的地方空白一片。

    这一次搜查的相当仔细。甚至连每一步都思考再三不过结果仍然一样找不到任何可疑的线索。

    兜了好大一圈。我们都回到玉床原本摆放的位置围坐一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说不出来了。

    己经到了终点却出了这么个意外别说宝哥哥一个劲的咒骂连我都在心里日了他家祖先几百遍。

    那玉床是一切地关键的不说更是我们离开这里唯一的线索啊。原路返回那是不可能地。巫楚人建立的这个循环迷宫。根本没有留下回头路如果你要离开。可以从这个地方找到路出去。在从入口进来入口是入口出口是出口这就是巫楚人迷宫的可怕之处。

    巫楚八公放下万斤石应该说己经把出口封死了才对可是范文程为什么会在这里?从范家屯盐井得到地线索表明范文程应该不止一次的来到楚城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分析的话那么他一定是找到了出口现在出口在哪里只有范文程知道了我估记在他怀中报着的小盒子里一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

    只是范文程现在在哪里?王二狗父子玉床又跑到哪去了?就算是用障眼法类的奇术让我们看不到他们但是王二狗父子却是活物啊这么久了也该出一两声叫唤了亦或是……他们遭到不测死了?

    张静凑到我身边将装着何乌的精华玉瓶递给我问:“肖强哥哥你有没有觉得王二狗父子的举动有些反常?”

    我喝了一小口说:“他们父子本来就神神叨叨的梦想着成仙得道对咱们来说是反常可对他们来说却是正常啊。”

    张静摇了摇头把玉瓶放回背包说:“我觉得自从咱们在尸油灯架底下看到他们后他们地举动就有一些反常我总觉得……他们俩个看上去怪怪地。”

    我一怔说:“你的意思是……”

    张静说:“会不会是他们二人被恶鬼控制住了心神或者是怨灵。”

    宝哥哥又凑了过来一听到张静说恶鬼顿时来了精神说:“刚刚在那个幻像里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

    宝哥哥面露惊恐:“我看到了无数个女人数不清地女人拿着刀子扎我捅我刺我我的肠子都飞出来了鼻子也没有了手没了脚也没了就连那地方都被她们活活吃光了……”

    我:“……”

    张静:“……”

    我懒得理他宝哥哥这人就是这点好没皮没脸没心没肺但确极讲义气这也是我能和他成为铁哥们地原因虽然我极度鄙视他的人品。

    我问张静在幻像中她看到了什么没想到张静倒来了个大红脸低着头没说。

    我不禁暗自奇怪这没事红什么脸呐?张静大小姐又不是一个容易害羞的人看来女人的心思确实难猜啊。

    宝哥哥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你还别说这姿式还真和躺在玉棺中的范文程有些相像……

    宝哥哥咪着眼睛说:“我不会死在这个地方的绝对不会。”

    我奇道:“为什么这个肯定?”

    宝哥哥翻着眼皮说:“因为我还没有完成千人斩电影里总演到当一个人的心愿未了时就不会死……”

    我笑骂道:“你去死好了当这是拍电影呢。”

    宝哥哥夸张的张开双手。叫道:“老天呐赐给我一百个女人吧千人斩就不在是梦想。”

    我和张静相视一笑宝哥哥的没心没肺己经修炼到出神入化了不过用来调剂一下心情倒是不错。

    老天?老天?

    我脑中灵光一闪抬头看着头顶忽的站了起来。

    张静吓了一跳主要我这一连串的动作太快了。像诈尸一样张静就坐在我旁边不害怕才奇怪呢。

    此时我己经顾不上和她解释了只是一个劲地抬头看着殿顶楞。

    我向前猛跑了两步低头看了看地面上又后退了两步。抬头看了看天。

    张静有点懵说:“肖强哥哥……你你没事吧?”

    我用手指了指头顶:“哈哈哈哈。我知道了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咱们找不到玉床。”

    宝哥哥一骨碌爬起来老爸和张叔叔也不聊了都围了过来。

    “巫楚大长老指引给我们的指天入地原来是这个意思。”我用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面。

    除了我老爸他们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我也没卖关子一五一十将我的看法和他们说了一遍。

    我用手指着地面上的阴影说:“你们过来看看。这个地方的阴影是不是比其他地方的阴影要重一些?”

    地面上的阴影和其他地方的阴影相比。要稍稍重了一点点当然。如果不是仔细看是决对不会现这个问题。

    看着老爸他们点了点头。我抬起头指了指头顶说:“顺着我的手指向上看是不是感觉头顶地某个部位和其他部位有些不太协调?老爸他们看了好久才点了点头。

    张静疑惑的问我:“你是说玉床在咱们的头顶?”

    我笑道:“决对没错想想看地面是实在这说明玉床不可能跑出这间大殿除了头顶还能在什么地方呢?这间大殿中心的夜明珠光线很古怪可以扩大咱们眼睛上的盲点使得咱们看不到玉床其实就在我们头顶。光线的折射肉眼地盲点如果不是地面上的阴影稍稍重了一点我又忽然想起了巫楚大长老骷骨指引的含意玉床在天上这个设想根本不可能被我们现毕竟抬眼就可以看清一切地屋顶本来就什么也没有谁还会注意它呢?

    巫楚人就是抓住了人的这个弱点才设置了这么一个机关。

    老爸皱了皱说:“就算知道玉床在头顶可是距离有多远我们把它弄下来要怎么做呢?”

    我笑了笑指了指殿角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棺材。

    宝哥哥一跳多高:“什么!把棺材叠在一起踩棺材上去?”

    老爸倒是比较赞同我地做法这地方没梯子有绳子也系不上去最可靠的法子就是把那些棺材搬过来叠在一起然后踩着棺材上去。

    虽然宝哥哥认定我这个主意是馊主意但他又想不出别的什么好主意于是他和我一起去抬棺木了。

    张叔叔和老爸一组我和宝哥哥一组张静大小姐查看着地上的阴影指定棺材放置的准确位置。

    说实话虽然棺材的阵势彻底破坏掉了但棺木里的怪物还会不会蹦出来我们谁心里也不保准每抬一口棺木都战战兢兢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生怕从里面窜出什么怪物。

    不过很快我们就现这种想法是多余的宝哥哥受不了担惊害怕地折磨打开了一口棺材结果现里面是有怪物不假可怪物地样子是熟睡着的宝哥哥拿匕刺都刺不醒这显然和阵势有关阵势不同怪物就无法接收到苏醒地指令所以长眠不醒。和死了一样。

    不用担心怪物会不会突然袭击我们搬运棺材的度加快了不少不过因为不知道玉床悬浮地准确高度我们只能够将棺材摆放成楼梯式的样子这样一来无疑加大了工作量。

    83升棺

    一直叠到了十几层仍然看不到一点玉床的影子不过从棺木上浮现出来地影子看却又加重了不少。这说明我的猜测没错老爸他们也没迟疑累极了就喝一口何乌精华缓解疲劳虽然我们都知道何乌的精华只能缓解一时。但除了这个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们将大殿差不多十分之二的棺材都搬过来。足足摆放了三十多层高悬浮的玉床样子终于暴露在我们面前。

    就在我们头顶上方由四条粗重的青铜锁链吊起。稳稳的浮在半空只不过我们也只是隐隐约约看个大概却看不到全貌想来还是因为高度不够吧。

    不过在玉床上我们看到了边缘露出四个脚尖从鞋子上可以看出那肯定是王二狗父子鞋子。

    棺材在一点一点的升高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个典故升棺财。也许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这个典故吧。

    闲话少说当我们地位置勉强和玉床持平时。我们停止了搬运回头看看棺梯。倒也相当壮观整体是一个三角形一直向上延伸。

    不过……稳定性确不是很高走在上面难免让人胆颤心惊的尤其是张静大小姐可以说是我一手拉着她走上去的毕竟接触到玉床会生什么我们谁也不清楚这玉床还会不会上升我们也不清楚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决定要上一起上要下一起下不能拉下一个这也是我们从被迫分开时想到的感悟。

    我拉着张静走到一半时她怯生生看了看地面手心都出了汗我心中暗笑原来大小姐也有害怕的东西啊。

    老爸的手刚碰触到玉床地边缘就见玉床闪烁出一阵刺眼的绿芒上面的青铜锁链自动运转玉床缓缓下降。

    不过这一次玉床并没有下降到地面棺木把它托住了。当玉床上面地青铜锁链达到一定的弯度后停止了动转仍悬在玉床上面。

    我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张叔叔试了一下王二狗父子地鼻息现这对父子的运气还真不是盖的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只是晕过去罢了。

    这张玉床长约三米宽也有三米多四四方方更像一张桌子只不过由于两端都有床栏才让它看起来是一张玉床。

    整块的玉雕琢浑然天成当我的手碰到玉床时只觉入手极寒心中也莫名的升出一股异样的情绪看看老爸他们脸上的疑色想来他们也和我有同一样的感觉。

    近距离地观察躺在玉床上面地范文程我才现这家伙长得倒真的和宝哥哥有点相像可以仔细地看又不相同但如果对比一下宝哥哥和他的脸又觉得很像这种感觉相当地怪异我偷眼看了看宝哥哥现他脸上的神色并没有什么不同显然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根本没有往那一方面想。

    王二狗抱着的那个小匣子消失了这倒是让我感到一丝意外那个小匣子对王二狗来说比他的性命都得要我想就算是他昏迷的时候也没人能够从他的手中把小匣子抢走可是没想到小匣子居然不见了上上下下找了好久仍然没有现小匣子的踪迹。

    看着范文程怀中抱着的小盒子我伸出点金指冲着小盒子点去。

    “轰。”

    就在我的指尖刚刚碰触到小盒子上时玉床猛烈的震动了一下只这一下就把我们都甩得退了几步就在这时我们脚下原本就不是很坚实的棺木也倒塌了。

    “轰。”

    玉床一路摇晃一路向下那些我们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棺梯瞬间崩溃向四周散去。

    棺木不停的倒塌我们还在上面呢距离地面的高度起码也要有五层楼那么高还是老爸早有准备在玉床晃动的第一下就抛出手中的军用绳子绕着玉床捆了一圈。张叔叔拉住了绳子宝哥哥拉住了张叔叔我拉住了张静张静拉住了绳子。

    很混乱不过还好我们或是抓到人或是抓到绳子都系在一根绳子上谁也没有随着棺木掉下来。

    下面烟尘直冒棺材里面的东西大多都散落了出来。更让我感到遗撼的确是淮南王刘安地玉棺和最后一位八公他们也没能幸免被倒塌的棺木埋在了里面。

    宝哥哥大叫:“张叔你老可别松手啊。”

    一只小手死死的攥着我的手被我全部的身子重量拉得垂直之极。张静大小姐带着哭腔说:“肖强哥哥你太重了……”

    老爸冲着我们喊:“一定要坚持住玉床开始下降了。”

    张叔叔也喊:“小静别放手。坚持一会。”

    下面棺木还在倒塌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怪物全都从中摔了出来鱼人怪。丧尸怪还有很多我们根本没有看过的怪物应有尽有。

    不过万幸这些家伙仍然在沉睡否则的话我真以为世界末日就快到了。

    玉床上的青铜锁链缓缓地下降当下降到离地面还有七八米的时候张静大小姐坚持不住了抓住我的手没有松开。抓住绳子的手却松开了。我们俩直直的堕向地上不过好在地面附近一口棺木都没有了。我们虽然摔了一下但却没受什么伤。

    老爸他们紧跟着落地。我们躲到一旁玉床也落了下来。

    “砰!”

    玉床落地后出一声闷响上面的四条锅链自动脱离缩回了殿顶。玉床闪烁着碧绿色地光芒映得我们看上去都变成了绿色的人。

    “吾名范文程自幼聪明好学精通经史努尔哈赤攻陷抚顺吾“仗剑谒军门”自愿投效乃被称之为汉贼……”

    一个低缓迟迈的声音从玉床上方响起给我们讲述着那一时代地故事听到那个声音连一向大嘴巴的宝哥哥都闭上了嘴安静的听着。

    “吾女天香自幼多病吾痛惜……”

    声音低缓豪迈时而慷概激昂时而悲涕嗟叹这声音分明是范文程临死前亲口所述只是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方法保存下来罢了。

    这段话中不但提到了范文程地生平过往更提及了一些史记中没有记载无人知晓的秘辛其中更提到了我们想要找到的答案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最后大秘密和血蛊的关联。

    前半段话述说了他的一生经历过的事情中间一段话则是提及女儿还有范家屯。在范文程的留言中范天香是范文程最忠爱的小女却自幼体弱多病活不过二十岁范文程表面上向皇帝请命破尽天下风水保大清万年江山实际上却是因为小女范天香。

    范文程本身就是一名风信子对于巫楚一族地种种有相当地了解他知道巫楚一直以来就流传着一个能够让人长生不老起死回生的大秘密只要能找到巫楚大长老留下地东西很可能就能找到起死回生的大秘密。

    初时范文程只是报着试试看地想法探索巫楚一族留下的踪迹直到他得到巫楚长老流下的那个小匣子在小匣子中看到了巫楚大长老口中的大秘密的前半段清晰的记载了如何炼制不老药后他彻底的陷进去了。

    炼药制药却因没有匣中提到的万年寒玉为药引不老药始终未成这让范文程很沮丧而匣中提到的起死回生之法却让范文程从新燃起斗志。

    破尽天下风水破而后立将小女儿的尸体放在阴气最重的盐井当天下风水破尽大半破后而立风水逆转以达到让小女儿起死回生的目地如果按照匣中所说当天下风水破尽阴转阳死转生起死回生将绝不是空话范文程也为了这个理由表面上替大清皇帝破天下风水。实际上他是不管风水龙脉是谁的甚至是大清的龙脉他也将之破去唯一的目地就是想让小女儿****。

    那时候范文程将天下风水破尽大半只剩下眼前这最后的九州之穴未破而在这个时候范文程也惊喜的现。小女儿范天香的尸体从气色上看己经和活人无异这说明匣中所述起死回生之术确实不是假的只要在破一处小女儿就可以活过来了。

    经过范文程不断地搜查九州之穴最后一个地点被查了出来。淮南王刘安的陵墓。

    只不过当时范文程并不知道在淮南王陵地下才是九州之穴的所在当他将淮南王陵内的风水破去回到范家屯后现小女儿仍然是那副样子。并没有活过来这样范文程顿时如遭雷击失魂落魄。重新搜索可能被自己漏掉没有破除的风水查来查去最后地点又落在了淮南王陵。

    84起死回生

    可以引飞虫结桥的那口小棺材实际上乃是可以刺激和控制飞虫的特殊液体原料就出自飞虫身上范文程现了通往楚城的机关欣喜非常原本他对长生不老这件事己经失去了信心唯一支柱就是****小女儿。没想到又让他找到了巫楚的源地。楚城。

    范文程初开此处时情况和我们现在差不了多少不过幸好他带来地官兵数量实在够多。过不去的机关杀不死的怪物就用人数来堆。这点就比我们现在情况好上很多了反正对范文程来说他唯一的至念就是****小女官兵的死活对他而言根本不当一回事。

    也不知道最后有多少官兵葬身在这座楚城里当范文程来到楚城高塔时路上死去官兵的鲜血都流成小河了。

    最惨地就是刚进高塔第一层机关无数各种毒烟飞弩层出不穷我们现今看到的一层蛆虫都堆得两尺多厚其实这才哪到哪啊范文程亲口所说死在高塔第一层的人数就过了三千人。

    活生生地生命每一层都用人命去堆就这样才冲到了高塔的最顶层。

    不过接下来范文程经历的和我们不同在他有话中并没有提到过巫杖地那个房间显然他是从另一条通路来到这里的他也没说看到过龙这说明他和我们走的完全不是同一个路线。

    而当他来到这座大殿后碰到的情况又和我们不同据他所说来到这里看到了玉棺和淮南王的尸体后怀中的小匣子出一阵强光和玉床产生共鸣结果他当场昏了过去。

    在昏迷中他也看到了巫楚一脉的起源而且比我们在密室里看到的更全一些。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那个大秘密也被记载了在内。

    他依照大长老留下地遗言以万载寒床为引制造了红色地不老丹药服下后直觉得身轻如燕飘飘欲仙欣喜之下他派人将部分丹药送到范家屯以备女儿天香****后服用。

    范文程炼制不老药后把此时的风水尽破从生机无限破为步步死局。可是让他没想到地是回到范家屯后女儿天香仍然没有活过来查看风水天下风水己尽破之。

    那天晚上天雷轰轰范家屯也是从那天起消失的原因倒不是范文程下地死手而是天谴破尽天下风水后盐井的阴气并没有转为阳人力有时穷说的就是这个转阳之地并非范家屯而是距离范家屯千里之远的他地。

    范文程破天下风水救小女儿的事就这么失败了他算的没错当阴转阳起死回生绝对可能只可惜他算得到人算不过天老天将阳极转走让他到头来又是一场空。

    人真的斗不过天吗?在那一刻范文程心如死灰忽然将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那个没有说出来的大秘密一下子融会贯通成为这个世界上第二个知道那个大秘密的人。

    他心里清楚这种大秘密是不能用嘴说出来的也没办法写出来人斗不过天只要他说出来必遭横死。

    说不出来但可以做范文程将以前炼制的不老药全都扔到了一边去。对他而言以前的不老药根本就不能让人真正达到的不老不死不老药的做法也不是这样现在的他要开始做出真正的不老药了。

    融合了巫楚大长老最后秘密地不老药在刚出炉后就天崩地裂范文程这个作法显然己经引得苍天震怒了。

    范文程甚有自知之名不老药出并没有在炼下去。重回到盐井留在女儿墓葬内一颗又写下鸟篆文隐约提到服食此药可寿与天齐做完了这些范文程返回楚城回到天殿(此殿上方的两个巫楚文为天殿二字)后潜心研制起死回生之药。用意当然是想****小女儿而他制作出来的不老药他并没有吃过。用他的话说当起死回生之药生效我自当再行不老之方。

    那意思就是等到他起死回生后。他在服用不老药然后就可以拿着起死回生药去让女儿****了。以上这些话就是范文程服下了起死回生药后留下来的用意有两点一如果起死回生药失败自己活不过来了那么后人也自当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二。如果有来人看到自己的留言。请到去范家屯盐井替他看一眼小女天香可曾****。

    说完这些话范文程的意识己经变得模糊。留下来的声音也断断续续地最后提到他手中抱着的小盒子。里面装着的就是他煤制的不老药如果来人也想长生请拿走服用只需给他留下一颗以备他起死回生后服用云云最后留下一句遗言不要动他的身体……

    范文程的声音消失我们楞了足有十几分钟只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脸上地表现都说不出的怪异。

    这也难怪巫楚大长老留下来的最后大秘密是关于长生不老起生回生不假可不想到巫楚人究其一生乃至灭族都没有领悟到地大秘密竟然被范文程领悟到了。

    而且他还炼制了不老药依他所说王二狗服食的倒是真正的不老药啊宝哥哥这颗不老药应该是他先前炼制地也就是说是假货。

    难道……不老药就是血蛊的解药?血蛊上的逆天者三个字的意思是代表人定胜天的意思吗?

    我脑中猛的闪过一个念头用点金指勾住了范文程手中的小盒子勾到胸前伸手打开。

    小盒子刚打开一小半就从中泛出淡淡的红芒待到全部打开氛香扑鼻那股清香让人心醉。

    小盒子里安静的放着七颗红色地丹药大小样式和张静手中小盒内地丹药一般无二但效果和味道却相差如天地真货假货。一看一闻便知。

    宝哥哥伸手抓过一颗笑嘻嘻的吞到肚里说:“管他真药假药吃吃便知。”宝哥哥话音刚落身上竟然冒出一阵红烟宝哥哥浑身直抖一个劲地喊爽……

    等到红烟散去宝哥哥胸口上的血蛊文字己然消失得无踪无影。

    老爸喜说:“看来这药确实是血蛊地解药不老药血蛊的解药本就是同一个困扰我半生的血蛊终于可以除去了。”

    老爸抓过两颗不老药递给张叔叔一颗自己也吞下了一颗。

    看着老爸他们身上红烟直冒我拿起一颗不老药递给张静又取出一颗张嘴吞了下去入口不老药既化药效极快一刹那间我只觉得浑身好像有无数支小手不停的在给我做着按摩一样那股舒服劲就别提了。难道宝哥哥喊爽这不老药确实真的很爽啊。

    身体冒出一阵红烟浑身都爽透了等到红烟散去在往身上一看血蛊己然完全消失了。

    老爸眼圈都有些红了血蛊折磨他这么多年了我还没看到老爸哭过呃……现在也没哭不过快了。

    老爸抱住张叔叔狠狠的拍打了几下这是他们战友表达心中情感最好的方式。

    老爸从小盒中又取出一颗不老药小心的用一块布包好放进了怀中说:“这颗给你闻叔叔留着。”

    想范文程曾说过只要给他留下一颗就可以现在还剩下一颗就给他留着好了。

    我正准备把小盒送回去之际猛的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抓起盒子里仅剩下的不老药张嘴吞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不老药不老药长生不死我长生不死啦……哈哈哈哈。”

    抢药吃下去的正是刚醒过来的王龙这家伙吞下不老药后像疯了一样又跳又叫做势欲

    王二狗一骨碌了醒了睁大了眼睛像狗一样来回的左看右看。说:“不老药?哪有不老药在哪里?我要吃啊……”

    王二狗的目光猛然停留在了我手中拿着地小盒子上就在我怔神王龙吞下最后一颗不老药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小盒子被王二狗一把抢了过去就见王二狗抱着小盒子嘶咬起来。

    老爸皱了皱眉说:“那是盒子不是药。二狗子你疯了?”

    “不老药飞仙我成仙了。不是真的大秘密绝对不是这样长生不死绝对是真的。不……巫楚大长老你这个骗子不哇……”王二狗嘴里嚼着盒子像个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嚎淘大哭起来。

    我一怔什么大秘密不是这样?王二狗和王龙刚刚消失后看到了什么?看他们的样子……是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才变成这个样子啊?

    王龙还在叫喊:“天塌了地陷了我飞仙了成仙了……我成仙了。”

    王二狗也跟着喊:“骗子大骗子巫楚大长第是大骗子。”

    我和老爸他们都被王二狗父子的怪样子给惊呆了。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啊。现在这样子又是真疯还是假疯不过看这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啊口丫子都往外冒白沫了……

    老爸喝道:“二狗子。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85天谴

    王二狗微微一怔直勾勾的眼睛看着老爸脸上露出迷茫地神色。

    “轰隆。”

    就在这时候我们脚下的大地突然晃动了一下显然让我们跌倒在地紧接着又是轰得一声像晴天霹雳一般的炸雷从我们头顶响起。

    我往玉床上看顿时浑身一震原本由沉睡一般的范文程脸上满是祥和之气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脸上的祥和转化为愤怒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难相信死人也会怒。

    小盒子最后一颗不老药被王龙吃了小盒子被王二狗吃了这父子俩吃掉了范文程最心爱地东西看眼前的情况不妙啊。

    “嘶——嘶——”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黑气白烟从四周地棺材里冒出那些棺材破裂露出来的怪物身上也冒出黑烟白气飘到殿顶的上空又笔直地向下对准范文程的脑门钻了进去。

    转瞬着范文程身上就开始疯狂的往后长着金黄的长毛越长越长脸上脚上无一不有。

    尸变了。

    我们纷纷退后了一步老爸拎着宝刀看势不妙照着范文程砍了过去。

    “铛。”

    火星子冒出一串宝刀都被弹起多高往范文程身上看除了掉几根金毛连皮都没砍进去。

    “铜皮铁骨尸。”

    老爸倒吸了口冷气在有关所有粽子的记载中厉害到逆天的粽子就叫铜皮铁骨尸刀枪不入无物可破身体敏捷的也不像话更能口中吐出大范围的怨气攻击活人魂魄中者立毙啊。

    这种粽子万年也不见得出来一个厉害程度乎想像这还没尸变完成呢吹毛立断的宝刀就己经伤他不得了要是等他尸变完成恐怕到时候连老天都收拾不了他了。

    “跑!”

    老爸大手一挥带着我们没跑几步就全都停了下来。往地面上一看原本散落地那些棺材哪是什么乱散地啊眼前摆着的赫然是一个八卦阵只有生死门地八卦阵乱冲出去躺在地上那无数的怪物爬起来我们没个活啊。

    “啊——啊——”

    范文程身上地金毛己经长到了三尺多长两眼血红色的眼睛都睁开了眼前着尸变就要完全完成铜皮铁骨尸再现人间。

    就在这时张静大小姐动作奇快边跑边从背包中取出小盒子放在范文程的手上。又跑了回来。整个过程还不到十秒看得我都呆住了。

    变化也在这一刻开始范文程摸着小盒子的手明显的像人类似地抖动了一下紧接着从口中出啊的了叫声身上的金毛开始退却头顶的黑白烟也停止了灌输向四周散去。

    “轰隆。”

    范文程放弃了尸变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结果只是眼前己经来不及夸奖大小姐了。因为天殿开始崩塌了。

    铜皮铁骨尸每次现世都必遭天谴雷劈九重活活将铜皮铁骨尸体内的怨气劈散天谴才会消失虽然范文程放弃了尸变但己经引起了这九州之穴的异变。地动山摇晃了起来。

    “咔——咔——咔——”

    就在我们眼皮底下眼前大殿的岩石墙壁现出三道裂缝。随着地动山摇的晃动三道裂缝越扩越大最后形成了三个通路。

    头顶不时地有大石头小石头掉下来。只看得人胆颤心惊我心里清楚这个地方己经不能久呆了要马上离开这里才行。

    老爸指着岩壁裂出的三道缝隙说:“从这里走应该可以逃的出去。”

    张静急:“可是哪条路才能出去?全部都能出去吗?还有眼前这个古怪的阵势怎么办?乱闯吗?”

    这时大殿头顶己经出现了一个破洞噼里啪啦的石块从头顶掉了下来眼前大殿就要全塌了。宝哥哥急了:“三选一拼了留在这只有死路一条冲啊。”

    我看着脚下的八卦阵又看了看玉床。脑中猛地想到一件事情。指着左边的缝隙说道:“沿着这条直线一定能够跑出去。信我的没错咱们走……”

    我下面地话说的话己经听不清了。山石崩裂地动山摇震得我的耳朵都有些聋了我们手拉着手沿着直线向左右地岩壁缝隙跑去就在我们刚刚跑进岩壁眼前的大殿轰得整个倒塌将里面一切重埋地底。

    我们一路狂奔也顾不得身后响声震天跑了大概足有十几分钟猛然觉得眼前出现了光亮加快度我们冲了出去没过多久就听身后轰的一声回头一看刚刚让我们跑出来的裂缝己经自动合拢到了一起如果不仔细看就好像这里根本没出现过裂缝一样。

    我、老爸、张静、张叔叔、宝哥哥连动的力气都没了手拉着手趴在地上张着大嘴一个劲的牛喘偏偏在这个时候从我们身旁传来了两个声音。

    “天塌了地陷了我升仙了升仙了……”

    “哈哈哈哈哈……不老药不老药长生不死我长生不死啦……哈哈哈哈。”

    扭头一看我们全都怔住了就在我们旁边王二狗父子裂着在嘴傻笑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老爸奇道:“老张是你拉着他们俩个出来的吗?”

    张叔叔迷糊的摇了摇头说:“我还以为是你把他们俩拉出来地呢宝难道是你?”

    “肖强是你把他们拉出来地吧?”

    “难不成是张静拉出来的?”

    我脑子也直迷糊我记得很清楚我们手拉着手往外跑地时候王二狗父子还围着玉床蹦呢看他们的样子都疯了疯子也知道留在拿里会没命吗?我越想头越晕最后想想也许还真是这么回事也说不定呢有地人就算疯了也知道命重要不信听听他们的口号就知道了。

    “天塌了地陷了我升仙了升仙了……”

    “哈哈哈哈哈……不老药不老药长生不死我长生不死啦……哈哈哈哈。”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头顶的太阳挂着正空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我们干脆张开手脚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任凭阳光照射在身上。

    老爸望着天问我:“肖强你是怎么知道顺着这条裂缝就能逃出来的?”

    “巫楚大长老用骷骨摆下的八卦阵老爸你不觉得和棺材摆的八棺卦阵很像吗?”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没想到咱们一家人居然欠了一个死去千年的人这么大一个人情只是……这个人情恐怕咱们还不了啦。”

    “我回去给那位巫楚大长老上几张黄纸大长老这么厉害一定能早日助我完成千人斩。”

    “宝哥哥大长第是厉害不假不过如果你这句话真的叫他知道了我想助你千人斩是不可能的可能的只有一件事。”

    “什么事?”

    “诅咒你永远不举。”

    “啊……不要大长老我错了。”山坡上响起宝哥哥哀怨的惨嚎。

    “嗡——嗡——嗡——”

    就在这时从远处响起了警笛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停了下来。

    “我是闻源你们己经被包围了交枪不杀倒背双手走过来否则格杀勿论。”

    我们被闻叔叔抓回了警局身上的东西全部都上缴了还好老爸手中留了一颗救命仙丹有了这颗丹药闻叔叔让我们每个人都做了一份笔录当然是那各串通好写的笔录关于淮南王陵的事只字不提只是说外出游玩偶遇狂风捡到了一些山中的物品了事。

    王二狗父子己经彻底的疯掉了王龙整天喊升仙了王二狗逢人便说大长老是一个骗子他们俩昏迷的时候到底看到了什么也成了一个谜团不过我想应该是和王二狗口中说的骗子有关大长说的长生不老是骗人的?嗯有可能吧。

    三个月后……

    我们身上的血蛊消失了生活也恢复了正常宝哥哥依旧逢人就贫嘴整天梦想着要完成千人斩的伟业。

    不过我快结婚了。

    新娘子当然是张静大小姐了婚礼的那天我喝了好多好多酒洞房的时候我想起了好多好多往事而那件让人一直疑惑的事也在今晚找到了答案原来大小姐真的是……

    在我和大小姐的新房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对如白玉雕啄的花瓶里面装满着清水飘散出一缕缕清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千年何乌洗头洗脸的原因张静大小姐长得越的靓丽头上的黄毛早就自动退了色而且不管她用什么染剂染也绝对染不上半分颜色头乌黑的就像绸缎我心想如果叫大小姐去拍洗头水广告的话那根本就不用做后期特效啊。

    蜜月没多久我就跑到华坚大学进修历史学和考古学双科原因嘛当然有很多自从去过巫楚一族的楚城后我突然对考古和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至于另一方面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何乌精华洗了身子的原因大小姐每天都死缠着我从早到晚每日每夜……

    “肖强哥哥你明天就要去学校了今晚就让我好好陪陪你吧。”

    “又来了救命啊……”
本章结束
阅读提示:
一定要记住UU小说的网址:http://www.uu234w.com/r19901/ 第一时间欣赏血蛊最新章节! 作者:笨么么所写的《血蛊》为转载作品,血蛊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书友如发现血蛊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②本小说血蛊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小说的立场无关。
③如果您对血蛊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血蛊介绍:
所谓的寻宝探险,那是吃饱撑着没事干的人做出来的,这是我很久以前的想
法,但是当我因为意外而第一次接触了宝物以后,我的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无奈的命运让人叹息不已,悲剧一般的现实却促使人不断的寻找,那滴血的遗书,玄妙的降头,诡秘的巫蛊以及一切不可思议的经历,都把我卷入一个千百前年就布局好的漩涡之中。
血蛊已经完结,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血蛊,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村血蛊最新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